无邪

目前在@飛鳥入境

解禁辽我还是发一下吧()
是绫生日企划

【卡凯】月下歌

解禁补档

——叮咚叮咚。

是新夜。第一颗星的出现让刚梳妆好的烟花和深雾里展展翅膀的萤火虫都急匆匆跑来,运动过的急促让她们跨出的舞步更显欢快活力。

这个国家里有一位坐在梅粉色月亮上的魔女。她的星星瓶里有每日被第一缕晨阳穿透的朝露和四季里的每一路的风景, 有她收集过最深的夜里的噩梦亦或让人心满意足的氤氲美梦。她喜欢用小孩子的棒棒糖去交换实现他们看似不寻常的愿望,他们开心的呐喊着“凯莉!凯莉!”,渴求能换来她的偶然一瞥。
但真正实现愿望的小孩,没有人见过,所以大人们当她是一个唬骗的骗子,在平日笑话里草草带过。

她有一双画家描绘不来的眼睛。它偶时像纯净的深海,闪烁着被阳光印在表面的鹅卵石光亮。

今晚的舞会里有她来回奔波的身影,一会躲在桌下,探头探脑的地拿走了全部的甜品塞到随身带着的奇特包包里,一会缩在另一人的背后,从他的口袋里摸出几张镌有金花的卡,她笑嘻嘻地原地一转,踢踏着风而走。

那个国王啊,老鼾鼾地吹着胡子,一字一字地念着前几年的誓词,她相信除了身旁殷勤献美的大臣,都在心疼自己为数不多的时间。

她正因今晚的大收获而跳的欢兴,暗处放置着的垃圾桶里发出声响,噗通一声摔在地板上,

垃圾袋身下压着一个还在偷偷挪动的男孩,他注意到了魔女的注视,动作停滞在原地。

他一个人从垃圾桶旁爬了起来,凯莉看见了满身伤口创口贴的黑发男孩。是被路边炭光点点指引着,她看见了他低着眼帘时的眼睛。

他的睫毛垂下腰来,慵懒地贴在眼下,享受着光的沐浴,让它变得明亮。他的五官都像凯莉每日举笔又落下遗憾怎么表达才算完美的艺术品,是想要珍藏的惊艳。

她弯腰抓起拖地的后裙摆就欢喜地朝他跑去,那个男孩动了一下,月光打在他手旁,一把小刀被他紧紧攥在手中,血丝覆在上头。

她看一靠近那个男孩就缩紧身子戒备的很的样子,索性就站着和他聊起了天。

“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没在这一巷见过你。”

“……”

“不考虑开开口吗?”

“……”

“…我会实现你愿望的喔!”

“……”

“那你饿不饿?”凯莉几次问话都没有结果后只好试试看的把自己怀里包包的的甜品一窝蜂地拿了出来。

那个男孩略带过一眼,只是一眼,那一眼里有泛圈的水光,榨尽了自己的希望。移开了眼,

仍是不开口。

他们之间的距离在僵持了十分钟后——凯莉拜下风来,走去远处的喷泉座椅。

“喂,”凯莉半晌,突然对角落处的卡米尔说道,晃了晃她经常带在发侧的星星发夹,也伸手亮了亮为了今晚能遇到送上玫瑰的哪位而特意涂上的梅粉指甲,她打算就给他一个人看了。

那个男孩没有抬头望她,凯莉讨厌莫名吞没她的沉默,使劲晃了晃她经常带在发侧的星星发夹。

无聊透的人总还是无聊的。凯莉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以什么字句开头,引起他的注意,这时
候糊弄老头子们的满腹甜言蜜语一点用处都没有。

远处的舞曲声传到这边来,一会近一会远。

凯莉灵光一闪,站起身来。

如果晚上上帝还没有关上灯的话,她等会一定会提着满桶的云朵去谢谢他的。

“这本来是男士应该做的事情的。”

凯莉捏着裙摆跑到他身前俯身,在烟火的微光照耀下从他警惕企图反抗而放在身后的手扳紧。

他的左腿有贴着一张姓名纸,哪怕他迅速做出了反应,凯莉还是看到了。

——卡米尔。

“…很好听的名字。”凯莉点了点头,趁这一会慢慢靠近卡米尔,直到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

吸扑打在凯莉的脸颊上,她才停下。

“和我跳舞吧,卡米尔。”

“……”

“和我跳舞吧!卡米尔。”

“…我不会跳舞。”

“没关系。”凯莉重力一倾,将卡米尔拉了起来,红色高跟的后处部分敲打着地面。

“和我跳舞吧,卡米尔。”

其实凯莉想的不是和他跳一曲完美的舞,去丰润自己今天的记忆。而是借此触碰他,想摸摸看他还在轻颤的双手是否和她的归处一样冰冷。就算不是他自愿的又怎么样呢?目的达到了

谁都不会去在乎起因的。凯莉又握紧了些。

在听不太清的舞曲中,凯莉直视了他的眼睛。在那时,她就打心里想,能不能用无数星瓶挂在夜空永不灰竭,能不能让月再圆上几分,能不能让他的眼眸再弯上几分…

——请你牵紧我,我的男孩。让我深陷于你的滚烫里,在月色倾洒下,为你唱一首我热衷的歌。

沖鸭!!!!!!!

山山:

💪

我好酷:

辛夷_CHOI兄弟拥有者:

希望lof压画质不要那么厉害
凯莉中心本《利刃》终于准备完毕,在8.8与大家见面啦XDDDDD邮费是150江浙沪包,188内陆哦。预售结束会统一退款的!
二宣图感谢:禁言

原作:凹凸世界
性质:全龄向
预售时间:8.8日20:00~9.2
cp:all凯莉
文手:辛夷、大山、凉粉、无邪、小凡、默玖、茶、剪刀
画手:禁言、蛋花、烫茶
pv:柳延之
代理:美攻工作室
尺寸:b5
字数10w↑↓
彩图8p
★图数总和15+★
具体价格请看预售详情。预售截止9.2
网页链接👇

《利刃》预售链接20:00开放

【魔笛/霸玉】泉


练红霸已经很久没修整他自己了,连他都懒得去算了。被流放到这里天天用捕渔来充实自己,强制自己随波逐流地去迎合命运的变化。

不、他不甘,他愤怒。

明明不久前还能为了一件事去拼上性命,以嘶哑的嗓和热血为荣,挥动金属器去守护自己一直珍视的存在。但就那么突然间,怅然错拥,怀里空无一物,他一介皇子就变打渔的了。该守护的炙热一点不剩。

可他也恨不起那位参与者——练红玉。

不、他痛苦,他无奈。

这一切都不应该怪她。

她美丽又坚强,慢慢在学着自己独立,也在用自己的力量守护煌帝国。她一个人做了什么,他一概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认识过,在意过这个女孩?
红霸说不清,至少在那次战争发动之前。
但那时,她一开口,就一句话,她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小小的身子一点不显娇气,是他那时唯一的…依靠。

她是个很喜欢打扮的公主,那时却更像一个无措的小孩,她的衣裳被撕扯弄花,血溅上她满脸,握着金属器的手都还在颤抖,好像下一秒她就会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可她未在这里让开一分。

“…只有、只有这个人,不能让血迹、弄脏他的灵魂!”

唯一,只有。
练红霸还在念着这句话。他还没有在除了部下以外的人听到这句话,因为它实在是太过沉重,也太让人觉得幸福了。

她独特又寂寞。他看到她被附身那时,心底想到的竟是为什么不早一点发现,发现她的迷茫和撕心裂肺,发现她的渴求和不安…就好了。

他懊恼的揉乱自己的头发,左一拳右一拳地打自己脸,抬眼看见练红明在准备船只,不由得好奇过问了一句。

“嗯,回国帮助红玉。”

红玉…红玉。她吗?她当上国王了吗?她孤身一人吗?她还在迷茫吗?

练红霸心里一连串的关于她的问题溢涌而出,眼底都快盛不下那份微光亲吻的波光粼粼。

他首次在心里感受到了这份感受,是「唯一,只有」的,对她滋然而生的…思念。是泉涌而上的…

想见到她。

“红明兄长。”
“嗯?”

“…不,没事。”

她一定可以自己扛过来的。
她的灵魂依旧是起眼,还在熠熠生辉的吧。毕竟她是…
——我认可的,唯一的,红玉啊。
我心之源泉,她啊。

【GC】狱中记事

无邪x辛夷 亦正亦邪,一个入.狱的小片段

“轻点,警官,口袋里的糖要碎了。”

我别好两个发夹后就任那位警官摆弄着戴上手铐,那并不舒服,但一想到会换一个地方睡觉,我又释然了。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的心情难言,她倒是先对我做出了反应,轻拨有些乱的碎发丝于耳后,弯眸浅笑。

我很爱笑,就是她教我的,但我并不是一位开心的人,这糟糕透的弧度更是和她如出一辙。

她是谁?说好听点是我的导师,说过分些就是对我最终结果不了了之的诈骗犯。我自上次在赌.场和她告别后再无音讯,很难想象她早就在这里过上日子了。

我直对上她的目光,在知道这份奢侈的目光会被她尽收唇底的情况下…明目张胆地索取她的注视。

我走过北斗星,蜿蜒过蛇足道,背过千篇能迸发花香味的俗套诗句,瞧过宝石下狠心去分解阳光。

…哦,这无逻辑的比喻并不重要,除了钱我的一半人生无一乎这样。能和欺诈师见面学了点小技巧才鬼混到现在,在不用钱的情况下还是想好好感谢她的,就算知道她不会喜欢吃太甜的。

多折的命运,也该感谢它让我们在这里遇见吗?反正怎么样也不会拿钱去感谢的。

“辛夷老师。”

我在禁言的动作催促下走进牢门,双手做合十状再蓦地拉扯开,铁链被金属性抚摸而出了尖锐的高歌。

我再次撞进她的眼睛了,鹿蹄踩着乌云也追不到我…是的,我笑了,正如当年她对我那样。

她也笑了,重现了那年最盛的烈阳。

她不是笑的过分夸张,而是我被照耀到了。所以我更想灼伤我自己,肺腑身心全都烂透,靠近她,再不了了之。

“好久不见。”

——玫瑰在小王子离开后的一天就开始想他了。

 她的枝叶紧闭着,惶恐汲取润口的养料却抓不住水源,她的利刺无人修剪让她耷拉着花瓣边有些卷缩的头。

 这个星球又小又荒漠,日出日落重复几调就会单一无味,她到现在才发现这里有多无聊枯燥,在小王子离开后才发现。

 她最想要的果然是小王子直面而来的欣赏与夸赞。夸她像冬日灿阳,夸她像海中盐度圆润的贝壳…她贪婪又虚荣,想被浸泡在自我满足的夸赞中,喔,当然,夸赞必须都是小王子的。

她又如此挑剔,才在自卖自夸中贫穷至此。

可是小王子走了,他就戴上那条黄围巾,随意踏上了一万粒小光子而散成的小路,她的根深扎在这里,倔强和高傲拉扯住她的生命根脏,她就这么看着小王子走,其实她难过极了。

她仍不知悔改,玫瑰只认为小王子同她一样厌倦了生活,想走出这里去看看有月亮的地方,有各种各样景色的地方,但是他总会回来的,她可是小王子唯一的玫瑰,最红的那一朵。

可是……生活要是真的能靠等待和爱支撑就好了,玫瑰明明还能再等小王子几十年,一百年。

她等到了绵羊吃掉大灰狼,长颈鹿喜欢上了火烧云,常青树的树叶枯黄在岁月里,雪花再不复返三月春了。

喔…她困的眼皮直打架,晃晃那根细小的根茎头上的花冠越是摇摇欲坠,不知道怎么,玫瑰竟然开始恐惧,如果小王子再不回来,她就会变成白色,黑色…

变成虚无。

玫瑰上半截身子清脆一声折断直掉下地,老天,这还是她与大地的初吻,还没嗅起这里的芳味,她就开始枯萎了。

“小王子乘坐的那辆车可真慢,噢…等他回来了,一定要每天说两倍、三倍的夸奖来滋润滋润我。”

玫瑰不知悔改,她爱着小王子,扭曲的爱着他,需要他。

所以等了小王子一生,她把这能算的上是“无用”的每一天都暂估为“爱”了,她的全部。她该有的美丽青春全部遗留在小王子的眼神里。

真希望他能好好珍惜这朵最红的玫瑰对他短暂的美丽。
…嘘,玫瑰睡着了,她死在了冬天,去往刺骨的归宿。

她还在等小王子呢,还在等她的唯一。

但她再不是最红的那一朵,小王子乘坐的那班车的总站,也只是去往盛夏。

绿圈这个神奇的圈子是怎么把人设全家福
聊到杀人放火赌博等一系列犯罪然后大家齐聚一堂吃牢饭的…
完了还要一起勾搭正直的人民警察禁哥展开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
……qwq?

Green Circle

跟着瞧两位新被绿的老师们)

疏木易寒:

跟着围观


森林里的一颗茶:



直播被绿现场


绿松石鸢尾:



欢迎两位新被绿的老师😂😂😂

  

  

大山的子孙哟:

  



   


接下来我公布一下绿圈名单:
辛夷老师 @辛夷@过气教主 
蛋花老师 @Flower.egg 
凉粉老师 @凉两粒 
剪刀老师 @挥舞的小剪刀 
无邪老师 @无邪 
茶老师 @森林里的一颗茶 
走子老师 @绿松石鸢尾 
延之姐 @柳柳柳柳延之 
微酸老师 @噬酸体 
小凡老师 @疏木易寒
默玖老师 @默玖 
大山 @大山的子孙哟 
欢迎两位老师加入绿圈
烫茶老师 @茶好烫 
禁言老师 @Silent 

   

  
 

【椿湫】至始至终

——十二年前,他是跃飞天空的大鱼,十二年后,也是为你而卷散落下的风雨。至始至终,都深爱你。

  1.
那还是个雨天,油纸伞才糊上新纸皮没多久,还有书房里翻书之间的油墨味道。椿也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外面的雨下的很有规律,她闭着眼数着拍子。
 一位白发的老头坐在外部如盆状内部却凹陷下去的建筑门口前,他的纸伞撑的不是他自己,是一些装在缸子里的鱼。

她俯身去瞧,有一只鱼独爱撅起嘴隔着玻璃亲吻她的指尖,椿被它摇头晃脑的举动逗笑了,好像真的被一份炽热的亲吻变得心情好。

椿一直相信天注定,像她肯定会成年,明天肯定得睁开眼睛一样,她相信必然的遇见。

 2.
 她喜欢和小鱼一起过的日子,和他一齐跑出家去看白雪,去摘那颗最高的树的果子给小朋友们,在他们家长赶到之前托住他额前棱角打着哈哈离开。

 她真的很喜欢他,甚至以自己相对的字来命他,因为秋天的爱是平静的。湫注视着她的时候,椿只感觉一阵风吹过她心脏,树影摇曳成斑斓烟花状在她脸旁。

   “湫,湫!以后…要是我们还能见,你一定要记得我。”
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生死轮回,但她们不得不睡上很长一觉来维持平衡,长到会忘记很多人的一觉。

椿在睡着之前捧着他的鱼鳍,蜻蜓点水般一吻后才离开。湫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没有说,一点纯白勾勒着他的眼角,椿看不出来他脸红了,毕竟他本身就是红色的。非常红,再一点点抑制不住就会冒发很多桃红色小心出来,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整个世界的人都闭上眼睛准备新的一年到来时,湫知道记忆会不再属于他时,仰天悲鸣许久。然后,他跑走了。

——椿知道,但她没有跑走。

 3.
当湫真正作为一个可以表达感情的生命体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椿的红衣裳已经不再飘扬。
十二年,是一个时光的过渡。

 4.
  剩下的时光里他作为竹马陪伴在她的身旁,几次想要将自己编织的戒指拿出来——说实话,它很难看,是扒拉奶奶家门的橘子树根做成的。

 以后做个好看的送给她好了!湫想。

 
湫这辈子都想着这件事,可最后连吻开她的泪都没有做到。他泯灭之前真想冲到鲲的面前,打肿他的脸,让他必须对椿好。鲲就算不爱她、感恩她、他也是得到了湫的全部。

 “我真恨我把我最宝贝的人给你,那是我榨尽温柔都怕伤到的人…”

“但我必须让她幸福。”

  5.

 湫燃烧了自己。要送椿和鲲离开不是件易事,为了让她愿意离开自己甚至撒了谎。他不是飞蛾扑火但也与这无差,所以他没有告诉椿,他就是飞蛾,扑进火里再不会有机会出来了。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着你,”他小指耷拉在椿的手心里,心脏撕裂般的痛起来。即使如此他依旧小心翼翼地、怕灼伤了她。

  “所以,不要再流泪了。”

 6.
   湫彻底离开了她。

 要说椿一点也不喜欢湫,那是不可能的。她清楚地记得他手掌的余温,闭着眼都能认出他来。

 冬天还能见他光着脚丫双手来回抛着芋头来找她,他每次往前飞跑几步,就会立刻回头来看她一眼,眼眸尽是氤氲水雾,每当椿想上前去,他又跑了起来。
 怎么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呢?但她一直将这种感情规划到像她爱着爸爸妈妈,爱着爷爷奶奶一样,殊不知自己是否当时是有意将那有一丁点不同的感觉埋没在木槿花中。

  总是缺点什么来告诉自己——“我很爱他”。

  椿促膝而坐,想将耳前的短发别到后面去,奈何风那么一吹它又遮着她的眼了。

  “我说,每个人都是一条鱼,他们越过无数海洋,飞跃无数,他们会在一片海洋里长成一条巨大的鱼,再变成人类…”

 她的嗓不再像年轻时那般。她的聲音像极了枯老的树干打磨着另一块长满青苔的粗石。

 “可没有人信我,他们都说我疯了,脑袋进石头了。”
 “他们或许不相信永恒的爱吧。”椿垂眸瞥到脖子上安静的奇怪人偶面具。

 她又想起来湫的眼泪了。那是为数不多的见他哭泣,是火红色的,被夕阳和他自己沉醉着的爱所烧却。

 她还想起来之前被湫说过唱的好听的那一首曲,脑内一顿混乱后她感到如潮水般涌来的思念,足足十二年。

 她呆了,再也受不住了,鼻腔酸涩埋没于双肩颤抖,她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气力,穷尽自己这副被他的爱填满的身躯痛哭。

 “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

——————
“椿,你相信有永恒的爱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湫,我相信。”

【椿湫】春与秋

【请配合bgm大鱼食用。湫视角。】
——“他救过我,所以我要把欠他的命还给他。”
——“湫,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谢谢你。”
  ……
  我名湫,无父无母,靠奶奶一人带大,最爱的女孩叫椿。她在今年成年了,成为了一个大姑娘,要去人间参加成人礼了。我看着她飞跃在天海间的通道,不禁吹了吹口哨。
  ——“我等你回来——椿!”
 她回来了。
  我还记得她认真的样子,眉眼间的神情,手里似乎还攥着什么。
 整个人像雕刻的艺术品,短发被风吹散着乱舞,我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侯,她已经不在了。
  我在一个下雨的午夜,见她撑着油纸伞出了去,我亲眼望着她乘着一艘小船,整整七八个小时,我看见她手里还抱着一个小鱼缸,装着尚小的鱼,那便是鲲。
 “哪怕逆天,我也是要做下去的,”她低下头嘀咕着什么,手还在摸着小鱼缸的边缘。“因为我还欠着他…”
 她没有抬起头来看我。
 ——她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陪她。
 我从未让这种思想离去,一直被好好归放在心里的回廊中。
 ——因为我怕。
 我害怕她哪天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的,骑着鲲再无音讯,又或是化作与她爷爷一样的海棠树,更要是烧光了自己的所有,让鲲回到人间去。
 我太怕了,我就害怕失去她。我还想见到她,我不能在每天眨眼的时侯看不见她。
 所以我会不顾一切的,给她所有需要的,想要的,愿意要的。其实 以前我想过自己是有那么一点胜算将她娶回家的。
 自鲲来后,我才想起…我忘了,她的右手从不属于我。椿,自生便是不属于我的,像春天和秋天绝对相隔一个天际一样啊。
 
在听到椿没了一半的寿命逆反为天的消息时,我就明了,她为了鲲,为了还清她欠的那个人,什么都会做的。
我嫉妒极了那个人,他轻易拿走了我想要的所有。
我又用同样的方法换回了她的寿命,这个蠢姑娘,总是这样。她的重量在我心房越加沉甸甸,我无法控制对她的爱。
   是啊,爱。
  我曾经试过去找一碗孟婆汤,一口饮下再无痛苦…可也会忘记所有的美好。
 我忘不记椿的,也不愿意去忘记,我还是选择了一壶酒。那还是我第一次喝酒,酸涩呛鼻,可惜的是,小时故事的故事与酒,而我却什么都没有。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个天神的爱!”酒让我的意识迷糊不清,连脚步都是交叉乱步的,我嘶吼着,眼泪就这样随着时间的绳索滑过。
  “他背叛所有神灵去爱你,为了你背负一切痛苦,带给你欢乐!”我面对猛兽般肆虐而来的洪水,扯着嗓子哭着。
 我在那里做了什么,哭了多久,这都不重要,总之,她没来把我带回去。
  等我意识再清醒过来的时侯,我已经做好了为椿送行的准备,哪怕偷了神龙面具,骗了奶奶。
  “椿,快走!你必须和鲲一起走!”
  后来她经历了多少难苦,我都通过自己心跳的快慢知晓。
 ——鲲需要她,她需要鲲。
 ……而我爱她。
 椿和鲲道别的时候,我将自己烧了精光,浑身而来的火热和沙漏一样流逝的生命,椿已经要看不见我了。
我后悔最后那个晚上没能抱住她,再好好地说次话,她说她已经回不去了,那我也不需要再找到那条路。
   ——而要为她再开一条,让她幸福的路。
  “椿,你一定要快乐!”
  我由生以来第一次那么紧的,握住她的手,冰冰凉凉的,我很想继续牵着它回家,再放入怀里,更紧的、更紧的,拥抱住。
 她的眼睛很美,此时泪水倒光,我看见了咬着嘴皮笑的很难看的我。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闭上眼睛,牵着她的手从高处山崖坠下。
  我好想将她最美的样子印入脑海,毕竟以后生死两茫,我不再能睁眼望她,她是人,而我什么也不是了。
 ——不是神,更不是其他人。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着你。”

 是我的最后一句话。我也没有陪她完整地去到人间。想来我的人生也是如此简单,来回仅贯穿着一字。我爱椿,所以她离我而去,我依旧为她而终。

 爱从来不问值不值得,快乐与否,只要其中一人还爱着,这个爱情就不会了结。也不要回报,不图回答,我希望这就是永恒的爱。

  我名湫,希望椿能快乐。

  就算我再也看不清她的容顏。
 END.